梁儷覺(Sho)天生女兒身,男兒心,「由細到大都冇覺得自己係女仔。」跟自己的性別身份糾纏了三十多年後,他在2013年開始接受精神評估、2017年切除乳房,現時以男性身份生活。但由於未有完成下身的手術(包括切除子宮、卵巢、僭建陽具),身份證上仍寫著「女」,「老實講,日常生活會有幾何會拎身份證出嚟?我親身感受係, 咁反而會為要面對我嘅人帶來麻煩。」 

例子一:Sho去銀行開戶口,因為不想銀行的書信以「小姐」稱呼他,故帶同已更改性別的BNO證明自身(在英國的《性別承認法》下,跨性別人士只需提供醫學證明,便可更改性別,毋需完成整套變性手術)。結果銀行經理下逐客令,「我哋做嘢好認真,你身份證同passport嘅性別唔同,我唔可以俾你開戶。」

例子二,電訊商或銀行來電,一但要核對個人資料,接線生馬上陷入兩難。Sho在男性賀爾蒙影響下明明老牛咁聲,記錄上偏偏是「女」。要不即時變聲做「中國移動黃玉珍」,要不去門市走一趟。「平心而論,睇住自己passport上寫住『M』係開心嘅。覺得呢個先係屬於自己、有人認可自己。拎住passport去旅行過關亦都方便好多。」

「冇春就唔係男人」的想法在香港根深蒂固。一想到生理結構跟自己不盡相同的跨性別人士,居然要求與自己並稱為男人/女人,明光社仩人又會恐懼非常,「有精神科醫生、內分泌科、心理學家嘅評估,已經足夠證明你係咪有性別認同障礙,係咪需要做晒全套手術呢?」下身手術的風險極高,很多「跨仔」(女變男)都不會以身犯險,「最主要問題係,做咗佢都係function唔到,做嚟好似只係呃自己咁。我唔會咁大工程去呃自己。」

但現時香港距離制定《性別承認法》仍遙遙無期。2013年終審法院裁定變性人W 小姐司法覆核勝訴,表明完成整套性別重置手術的跨性別人士,有權與異性結婚。終院並暫緩執行判令,容許政府在一年內,參考英國的《性別承認法》修例。《性別承認法》的重要一環,正是釐清哪些跨性別人士可獲性別承認。政府雖然成立了性別承認跨部門工作小組,但一如既往,與政治任務無關的工作,政府總是採取拖字決。Sho的身份證上的性別,不知何時才能撥亂反正。

即刻去片:https://video.next.hk/mcp/encode/2019/04/20/3815994/20190419_news_transgender_orange665479_3_w.mp4

後備ser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