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國舉辦的巴黎和平會議,是法國總統馬克龍於一戰結束一百週年紀念活動後所籌備的各國元首峰會;會議目的,在於為各國領袖及民間組織提供平台,就民主、政治、氣候、互聯網規管等議題討論,外界視為這是馬克龍拉近歐洲各國關係,對抗民粹及單邊主義的舉措。當然,上任後一直奉行單邊主義外交政策的美國總統特朗普,繼續其一貫立場,不與各國合作,拒絕出席是次活動。事實上,籌備峰會的法國官員,以及歐洲對外關係委員會亦表示,峰會旨在向國際社會展示開放、有規則、多邊的世界,是人類所需,特朗普的缺席,乃意料之內,因其要旨「與特朗普政策完全相悖」。再說,不相信多邊主義者,確實「缺席也無妨」。

 特朗普主義 就是國家主義

一戰的起因,在於國家主義(Nationalism)興起,馬克龍於會上演講,便是針對這個危險思潮而來。狂熱的國家主義,令一戰時原本四通八達,並生並存,高度一體化的歐洲大陸,成為互相仇恨、民族鬥爭的人間煉獄;作為飽受戰爭蹂躪的歐洲大陸的冒起領袖,馬克龍對國家主義的防範,到了倡議歐洲建立獨立軍隊,以防範美國的地步,他說:「導致殺戮的勢力,正在重演上場」,更指「將自己的利益放優先,會消除自己的道德價值,亦是一種對愛國心的背叛」。馬克龍以「古老的惡魔正重回地面」,來形容當下環球局勢,此番講辭,明顯是對著提倡「美國優先」的特朗普。

全球國家都留意到,百年前,橫掃歐洲的一戰隨《巴黎和約》的簽訂落幕;百年後,挑起當年一戰的國家主義,亦即所謂的「特朗普主義」,作勢重來。一戰給全世界的教訓是,不管全球化的程度有多廣多深,經貿關係在民粹思潮、國家主義面前,對各國人民福祉,以至環球整體和平來說,所能提供的保護不大,因為政治可影響商貿、民粹能煽惑人心。當初普法戰爭帶來的民族恩仇,今天正以「不公貿易」、「美國受全球剝削」等特朗普政府口號捲土重來。

過往花全球偌大氣力來達成的和平、合作協議,如今因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美國)的率性妄為,正呈現瓦解危機: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造成當前西亞地區的緊張局勢;離開中程飛彈條約令人憂慮美國重回軍備競賽;退出巴黎氣候條約推翻以往於環保制約各國的努力。再看國內形勢,特朗普多次嘗試以「行政命令」、「總統公告」,繞過甚至蓋過美國憲法;攻擊媒體、蔑視多元價值、不譴責「白人至上」主義等極端分子、歧視和踐踏女性、鼓吹對別國以至其他種族的仇恨 …… 特朗普引領美國踏上馬克龍口中的國家主義之路的行為,罊竹難書。

歷史的教誨?

筆者在英國讀習法律時,曾了解歐盟的組成和背景,當時教授的一句話,令筆者印象尤深,他指:「歐盟的建立,是一群對政客失去信心的人去帶領,因為歷史證明政客為權力可說的謊話及煽動言語,並無限制,同時政客是世上惟一可以把國家帶到戰爭的職業。」

因謊言和煽動而帶來的戰爭,距這世代在多遠?也許永遠不來,又有可能下年開戰。據外媒Business Insider指,近半美軍認為美國明年將捲進主要戰爭中。黑格爾曾指,歷史給予人類的惟一教誨,就是人類從不聽歷史教誨;希望在距今日的一百年後,我們的下一代不會因目前愚蠢的國家主義前奏而嘆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