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公立醫院醫生向傳媒力數警方五大暴行,包括示威者被亂棍毆打至頭破血流、脾臟出血及一度急性腎衰竭;亦有個案身體多處皮外傷或骨折;有示威者遭暴力反手令膊頭及手腕脫骹;更甚者被警察踩手至手指斷骨;亦有是警察用膝頭或整個人壓住示威者,疑因被警員重力壓背,導致頸椎受傷短暫大小便失禁或鎖骨骨折,「鎖骨一般很難斷裂,除非幾層樓高(跌下來)或者交通意外」,可以想像示威者承受了很大武力對待。由6月9日逆權運動開始至9月20日,公共醫院共接收884名傷者。公立醫院陳醫生(化名)表示,很多示威者是頭部受傷,從傳媒畫面可見警方常揮警棍打示威者的頭部;雖然大部份是皮外傷,未見有嚴重腦內出血或腦創傷個案,但不能忽視示威者可能會有腦震盪的後遺症,「示威者依家可以留院嘅時間真係唔係咁多,佢哋有無後遺症都唔知」。
警察以警棍狂打示威者的身體,不但令示威者骨折,陳指,有示威者疑腹部被打,導致脾臟出血;又有示威者疑被打至肌肉嚴重受創傷,排出大量肌肉酵素,腎臟無法清除下積聚大量毒素,影響腎功能,引致一度急性腎衰竭;幸好經治療後能排出毒素,腎功能恢復,沒有生命危險。示威者除了因被警方猛力將雙手扭反後鎖,導致膊頭或手腕脫骹移位外,陳稱,近期常見到一個更令人擔憂的畫面,是當示威者被制服後,警方先用警棍打頭打身,然後將示威者整個人按在地上,「再用膝頭用成個身體壓向示威者,按住個頭,膝頭可能對準腰、頸,有時有兩至三個(警察壓向示威者)。有啲場景見到可能驚示威者隻手再攞嘢,用腳踏住示威者隻手」。陳直言,很多示威者是年輕人,身形較單薄,而警務人員體格較健碩,連同身上全副防暴裝備,有相當重量;當整個警員壓在示威者身上,可造成很大傷害。如有示威者疑因頸椎受壓,一度大小便失禁及影響四肢活動能力,幸好只是短暫創傷,留院兩至三日後復原。另有示威者疑因手被拉後反扭,再被重力壓上背,導致背部肩胛骨骨折;亦有示威者疑因類似被捕過程,導致鎖骨骨折,骨骼健康及體形正常的年輕人,「唔係好似啲阿婆,跌一跌就斷骨。好似平日一個差人捉小偷嘅情況,唔係咁易斷。」以人的鎖骨為例,一般不容易斷裂,「除非幾層樓高(跌下來)或者交通意外」,故可以想像當時示威者受到很大的武力。「睇到示威者單一個人無武器無掙扎,究竟係唔係要先打頭,打到頭破血流,仲要咁樣壓實你,踩實你隻手呢?好快就已經(示威者)被按住係地上面,仲需唔需要咁做呢?」 

相比斷骨,皮外傷或許已是較小事。陳指,不少被送入院的示威者都有皮外傷,「唔單止俾人打一、兩下,係俾人打咗好多下」。部份示威者被捕後能立即送院,但很多示威者被送往警署再轉送醫院,「好難答到佢哋身上嘅傷勢,係被捕時造成,定被捕後其他情況造成,亦都令人擔心」。

當了十多年醫生,見慣生死,也見慣血淋淋的場面;但過去3個多月,陳醫生每次見到示威者被送入院,都很心痛,「情緒上最令我觸動,係好多傷者,佢哋好後生;而佢哋受傷,係我哋納稅人出糧嘅警隊造成」,有受傷示威者只有14、15歲,一般傷勢較輕微,嚴重骨折主要是20多歲示威者。看到示威者的傷勢,對他有很大衝擊及質疑,「點解咁多頭部受傷?警棍係點樣用呢?點樣用適當武力就可以令個犯人停低?係咪只有打到頭破血流先會停低?」

陳指,警方聲稱要制服暴徒,從媒體畫面也見到有人投擲汽油彈;但事實上很多被送入院的示威者,沒有暴力行為,「可能係見到警方就逃跑,可能只係揸把雨遮,甚至更荒唐係只係問下差人個良心係邊。根本你受幾多傷,同你有用幾多暴力對待差人,都唔係有關係」。至今已有3人疑被布袋彈或橡膠子彈傷眼,有兩次警員鳴槍事件,他說,沒有造成人命傷亡已是萬幸,但若如警察隊員佐級協會早前指會用實彈槍械,「我唔敢想像」。

當公眾仍就8.31太子站等事件追查相真同時,陳呼籲要繼續關注受傷示威者長遠康復情況;部份嚴重骨折的示威者,即使做手術能令骨骼癒合,但肌腱未必能完全癒合;加上或要面對刑責,生活惶恐,會影響復康程度及決心。

去片:https://video.appledaily.com.hk/mcp/encode/2019/09/30/3898734/20190930_news_930new_w.mp4